©白昼炽光 | Powered by LOFTER

【霸图\韩张】顺其自然


“丝瓜藤,肉豆须,分不清。”


夏休期结束了,第四赛季的号角声正式响起。

张新杰看完便利贴后便折好了放回口袋里,这个位置的鼠标与键盘都已经提前换成了他所习惯的版型。
看着这里四处陈设之时,渐近的脚步声突然涉入了宁静的环境中,张新杰下意识地起身,看着即将走进来的那人。他似乎因训练室阖门而打开感到惊疑了一下,而后他的目光就对上了正看向这边的张新杰。
“韩队,”初出茅庐的张新杰向来人礼貌地颔首示意,“我是青训营选上来的张新杰,经理让我自己先来熟悉一下训练室的环境,看到门没关就进来了。”

他俩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不过此时的韩文清却和张新杰想象中的形象有那么一点偏差——他提着一桶水。
韩文清看着张新杰,欲言又止,最后只是点点头,直径走向了窗边。张新杰的目光跟过去,看见窗台上有一片绿荫,丝丝蔓蔓。

张新杰走过去,和韩文清隔了几步的距离。
不过足矣让他清楚地看到,这儿不止一种植物。蔓长长地绕在防盗窗上,迎着夏末最后几天午后的骄阳,叶片绿得有些刺眼。
丝瓜已经开始成了大型,肉豆也开始逐渐呈现橘红色。张新杰的眉头微朝眉心拢了一下,而后片刻舒展开来。不料韩文清恰好回过头来瞥了一眼,只是正好镜片反光遮过了他的微小动静。

“这样杂生……为什么不将藤和须理清呢?”

“它们是用来吃的,不是用来分辨的。”韩文清扭过头去,兀自地给植物浇水,听到张新杰清晰的声线后如此回答,“只需要照顾他们成熟,然后将果子摘下来就好了。”






大漠孤烟拳风呼啸,钢筋铁骨直冲鹰踏。
骤烈的拳击如暴风雨一般落在炸开各种技能光效的交战中心,一道又一道白色的光芒随着拳落绽放开来。

直冲猛撞有何畏惧?

大漠孤烟只是用力地挥舞了一下拳头,无需多言,只要他还能站在这片战场上,这一切就已经足够。

天使之翼展开、半浮空状态的石不转落在大漠孤烟身侧,圣洁的白袍似能落下点点星光。

霸图,如虎添翼。

就像丝瓜藤和肉豆须,明明是为了两种完全不同的果实而传输营养,却不分你我地杂生交错。




第九赛季,霸图,亚军。
这个夏休期过得十分闷沉,海滨城市的海风也吹不走心头这股闷气。
新的时代,旧的打法和旧的理念已经无法再在这里开创新的王朝。

不过,霸图不懂何谓风雨险阻,只懂无须闪躲退让。

“打起精神来!仅仅是这样,你们就放弃了对冠军的追逐吗?!”
“没有!”

“目标?”
“冠军!”




张新杰站在了窗前,夏休期一结束,即将面临的就是新赛季。

细数,来到这里已经有五六年了。窗台上的丝瓜和肉豆已经换了一茬又一茬,却和那年他刚到霸图时一样的热烈,有着不畏一切的生命力。

可惜,今天不是晴天。
外面乌云阴沉沉的,可藤蔓上生出的叶片却仍是傲然生长。
快要下雨了。为了不让雨水飘进训练室,张新杰拉上了玻璃窗。此时的训练室里只有他一个人,就和他第一次来到霸图训练室里一样安静,除了外面闷闷的雷声。

韩文清走进来,看到张新杰没有过多的意外,直径走到自己的座位面前开机。他手上也没有提水,毕竟要下雨了。

“你不午休?”
“刚起,想来训练室看看。”

张新杰的目光注视着缠绕在一起的丝蔓。大雨倾盆而下,像是要把这几天闷在乌云里的雨水一股子全部倒下来。
雨滴打在叶片上,顺着叶片滑下,叶片挣脱雨滴往下压的力后,又傲然抬起,完全不在乎下一滴雨水会击在那叶面上。

现在看着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植物交揉在一起没有任何觉得是杂生的感觉——反而感觉他们本是同一种植物。
他们的灵魂早已融为了一体。

同样有着面对风雨不言败的信念,为何要任性将其分开?
其实和当年他说的那句话一样,“只需要照顾他们成熟,然后将果子摘下来就好了。”



顺其自然。何谓自然?一如既往。
这早已成了骨血中无法剔除的一部分,早已确认了彼此的心意。




fin.



*梗为2015年山东高考作文题。其实高考题一出就写了…原本发在微博里,今天清了一次微博所以囤进lof了。好像比起韩张的cp向更偏向于这两个人与之霸图的羁绊,顺便感慨一下,不愧是主场作文题,写起来十分合适而且顺手诶!
*写的似乎有个bug,夏休之后应该是第四赛季季后赛。是我错了,当时一写起来就傻了,我反省…我反省……

热度: 14 评论: 3
评论(3)
热度(14)

一个闲人,半个好人,算是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