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昼炽光 | Powered by LOFTER

一个乱炖

梦间集30题的合集
很明显的曦孤/君淑/天合/圣虹
可能或许有的曦无/紫无/虎刺
有玄铁友情出镜!

【无剑中心向】
10对无剑的前期印象(第六章以前)
无语凝噎
11对无剑的后期印象(第六章及之后)
左牵黄,右擎苍,千骑卷平岗

05一位角色相关
无剑已有一二醉意,计上心头,假借着醉态胡乱拉扯,口齿中念着昨日闭穴功夫几字诀窍,曦月刀可不吃这套,只顾得拼酒的小局已分上下,热冲头维,朗声而笑,畅意似贯四肢百骸,伸手攥了他数来掰去的手指,拢回自己跟前压嗓嚷嚷。
“我的内功很独特,你可不要偷学哦—”

14休养生息
“取蛇,”紫薇软剑无剑二人蹲在蛇窝前,无剑全神贯注地看着紫薇软剑,而紫薇软剑那冷厉的目光只是有意无意地瞥着那蛇行的痕迹,“手要快,眼要准,直捏七寸,缠臂上,扣入布囊。”

无剑来前被迫衔枚,此时只得用力点头。

“蛇好阴冷。”说着把身后那桶从绝情谷带来的寒潭水顺着蛇行泥迹缓缓倒下。
无剑知他是在引蛇出洞,目光定在那洞口,等着一会儿在二哥哥面前大显身手。

不久,一灰鳞蛇蜿蜒出洞。无剑刚要出手,只见眼前一道紫影掠去,再定睛,紫薇软剑已将那蛇往布囊中扣去了。

缓过神来,紫薇软剑已将那封好口的布囊冲无剑递来了:“蛇胆可入药,生吃有解毒妙效。蛇皮入酒,可助内功。”语毕讥诮一笑,“若没有我,劝你还是不要单独擒蛇为好。”

【君淑】
12文手尝试金庸原著风格,画手尝试电影画面风格
玄铁运斤成风,一柄重剑在他手上挥出千钧之势。方才被无剑扬起的酒盏在空中尽数被剑气所破,再看玄铁,竟是寸步未移。

无剑暗想,剑冢一别,三哥竟已再入新境!手也未停,翻手再掷出一叠酒盏。

君子和淑女相视一眼,不甘示弱,挺剑而上。君子压身横剑,淑女莲步向剑上踏去,须臾之间,二人灵犀相通,剑尖一扬,淑女便飞身而上,使古墓剑法,寒光莹莹,和她那妩媚身段好是般配。

酒盏应声而碎,无剑喝道:“好俊的功夫!”心中却想,剑境突变,众人皆在努力,自己作为剑冢之主,也不能落下才是。

——
青莲:…换个东西打行吗。
无剑:……打你?

【曦孤】
13一段武斗
阴阳两刃相冲,本该拼个不分高下,谁知孤剑竟让了三分,黑剑的阴柔之劲牵着那金刀陷下去,阳刚的力道顷刻间被卸掉,而那金刀刃面被孤剑作了垫脚石。

竟又被他抢了先筹。曦月刀心中自然不爽,龇牙啧声,翻刃纵向上挑去。

阴阳倒乱、刀剑相化,看似凶横的一刀暗藏了三分投机。去势汹汹、力集刀尖,瞧似花哨的刀影里尽是阴损绞缠。

曦月刀有些心急,面上却还挂着那股子邪笑,不掩下盘空门,只较劲要将那人扯下来,同方才那笔吃灰债算个清楚。

孤剑见状凌空虚踏几下,又往空中送了几分,曦月刀讶意难掩,手上却没慢下来,改势为抹、弧形抽回,刀弧新月抡成了满月,圈住了这席方圆。

“还想躲开吗!”

孤剑的节奏登时乱了,插了个间隙落到地上,长发随落势而扬实在颇显多余,柔柔绕绕地褪了剑势几分锐气。

曦月刀瞧那漠然面孔多了分惊愕,不禁玩心更甚,将刀身向前一递,轻逸叠步向前,直撞至他面前。只一尺时,虎口松开、力着指尾,掐准节奏忽在敛时捻转刀身,刀柄撞在他灵台穴处。

曦月刀又倾身前凑几分,压低了声音:“灵台有损,百脉俱废。”

16为一位魍魉进行创作
孤剑脚踩阴之魍魉,对着极黑之夜的出口喊道:“曦月,利索点滚出来。”

【诛仙组】
15为一位女性角色进行创作

“新做的,快尝尝!”

明明是夏天,却见她捧了一碗热粥来,一递递得那碗只距自己不足寸余,练剑毕尔的天琊剑愣道:“粥你不是昨日才做过…?”

“这是无剑和我去绝情谷里采的稀罕植株烹的菜羹,”女孩子总是对自己的手艺特别骄傲,将那碗置在天琊手上后便头头是道地说起来,“多亏了有孤剑,不然你今天可没这口福享!这些食材可金贵了,难得能做出来这么一碗,快尝尝,打不定还能提升功力呢!”

语毕却瞧天琊还是方才那副表情,合欢铃娇眉一蹙、小嘴一撅,蹬了几下脚,嗔道:“榆木脑袋!”

她刚转身要走,又被身后那人有力的手牵住了,回头看他,却还是那一本正经的表情,只听他道:“烫,还劳请姑娘帮吹吹。”

【虎头金刀】
06为抽到的第一位非初始角色写/画一段日常
“玉箫岛主,请你给我一个机会吧,我一定要和分水解释清楚。…草原的勇士,绝不退缩!”

24一位正太/萝莉长大后的样子
那蒙古的少年人已褪去了青涩,肌肉虬扎、孔武有力,常年的游历已将他皮肤晒成古铜色。唯有那脸上的疤痕还是浅色,现下看来是愈发显眼了。他那臂膀尺幅已开,看起来他可以只身扛起羊羔。
我见他抬臂举弓,从那坚实的肩胛后拉开了弦。
艳阳之下,雕鸣嘹亮。

【明教组】
25一位成男/成女小时候发生的事

圣火令又消失了。

白虹剑看着自己藏的好几坛佳酿——在中原游历时好不容易买到的——全被揭开了泥封,而那酒坛口上又歪歪扭扭地刻了字,不像是波斯的文字,白虹剑想了许久,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揉着眉心继续喊人寻找这个镇教之宝。

一只小手从白虹剑身后伸来,握住了他揉眉心的手指。白虹剑表情一凝,刚要发作,就被另一只小手递来的花吸引住了目光。

“圣火令……”白虹剑叹了口气,还是没推开那只要把花别在他鬓角的小手。

“大护法,别生气,我就是看你这几天实在是太忙了…”小圣火压低了声音,约摸是觉得自己这样玩消失给大护法带来了不少困扰,将花别在他鬓角后,小手有模有样地拍着白虹剑的背给他顺气,“这是中原那边带来的种子,我上次弄了弄,没想到真能种活,想带来给你看。”

白虹剑从他手里的纸包里又捻了一支花,花朵被包在纸笺里,还被碾出了些浆,看起来有点惨淡。

“无妨。另外,下次想喝酒跟我说,不要乱拆泥封了。”白虹剑无奈,心想小孩子总是好哄,点点圣火令的额心说道。

圣火令立刻捧出了一张笑脸。
明明大护法才是最好哄的呢。

评论(1)
热度(19)

一个闲人,半个好人,算是个人。